您的位置 : 五四閱讀網 > 資訊 鳳逆九天小說全文 伊娜柯璟無刪減無彈窗閱讀

鳳逆九天小說全文 伊娜柯璟無刪減無彈窗閱讀

時間:2019-10-14 09:36:11編輯:芷蕊

鳳逆九天主人公叫伊娜柯璟,是作者貓小七最新為大家著作,目前已完結。全書主要講述"她自出生,路就與別人不一樣。別人活著,是為了愛。她活著,就是為了要將這一場場的愛,再無情的撕裂成為一場場的恨。一生愛,一世情,一場恨,一世亂。她的人生,只有仇恨,與毀滅。"

《鳳逆九天》 第三章 克星 免費試讀

那一晚他們在山上搜尋了幾圈愣是什么也沒有碰見。只是斷定小丫鬟在山頂的湖邊失蹤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胡氏在屋里著逗孩子玩,“哎,這都兩天了不知道找上奶娘了沒有?”
楊武說,“這不是還有馬奶嗎?我看這家伙兒哪像早產的,健康的比正常孩子還要好?該給她取個什么名字呢?”楊武本來也是一介武夫這下在孩子的取名問題上可真是給難住了,這馬夫人走得突然也沒有來得急。他看了看窗外,張口就來,“就叫‘春花’吧!這,那個春天嗎,像花一樣美麗!怎么樣?”
胡氏差點笑噴了,還能不能再俗點。若是在外邊看見個幾顆酸棗的,說不定會叫紅棗呢。“哈哈哈~太俗了,這名字不著急,改天讓人給看看。你說這姓,還要姓馬嗎?要是孩子以后問起來可不好說?我看,干脆讓她姓楊得了?”
楊武曾經也這樣想過,但是畢竟她是馬薩族的后人,“不行,不行,必須得姓馬。”
正琢磨著,外邊有人傳話說是行醫帶著奶娘來了。
楊武跟妻子便上外邊迎接,進來一對夫婦,按照規程,他們看了看小女孩,小女孩也并不排斥,商量了一下錢的事。奶娘便留下,男人和行醫歇了一會兒也就下山去了。
路上。
行醫從兜里掏出一吊錢塞到他手里說,“怎么樣?”
那個男人搖搖頭,“不好說,這個女嬰額頭隆起如圓日,額骨似半月,又聞出現五彩霞光,鳳者也,貴像。但是時辰和她出生地陰氣太重是兇兆。”
行醫又掏出一吊錢給他,那人微微笑了一下卻順手推開了,“依您看,怎樣才能躲過這兇兆的災難?”
“這我就不知道了。我只負責給人看相,卻不知道怎樣躲災。一切皆由天定。我還有事就先走了。”
行醫還想問,但是那人直接轉身也不答話就走了。行醫站在原地惆望向天,“一切皆由天定?”
百里之外的南王府內。
一群丫鬟在一座宅院里像是趕集似的,“快著點,要是耽誤了齊王妃的事誰都別想活命,快啊~”
進去的一盆清水換成一盆血水的往外端。
“王妃,用力啊,”穩婆在床旁跪著,有勁使不上只能咬牙切齒了,“呼,吸,用力,用力,快了快了。您再加把勁...”
一個身材雄偉的中年男子坐在凳子上終于耐不住了,“怎么還不行?這都半天了,怎么就這么難生啊?”
身邊的一位妾室笑了一下說:“王爺,您別著急,坐下喝杯茶。妹妹平時身子骨嬌弱。不過有御醫在這兒,您就放心吧。”
屋里的齊妃依然喊叫個不停,“啊,柯震東你這個混蛋,我不生你非得讓我生,你個混蛋,混蛋,我饒不了你...啊~”
身邊的伺候的人個個都抿著嘴忍著笑,堂堂的一個王爺竟然被一個妃子罵成混蛋,可想而知這個妃子平日里有多受寵。南王也是忍著,白了他們幾眼,依然不動聲色。
南王站起來又坐下,坐下又站起來,如此往復了N遍終于忍不住了,“不行,我進去看看。”
身邊的妾室慌忙上前攔住說:“王爺,不可,這女人主陰,男人主陽,生孩子是最虛弱的時候。這要是王爺一進去怕是...”
南王一下沒了辦法,只好又返回到凳子上,重復坐下起立的動作。“給我派人進去,我要知道里面的情況。”
突然間屋里沒了動靜,“王爺?齊妃娘娘昏過去了。可能是體力損耗過多,休息兩日就可以恢復了!”
南王騰的一下跳起來,“孩子呢?”
“孩子,呼吸不穩,怕是...”
“一群廢物,我告訴你,別以為你是皇帝老子派來的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樣,要是孩子有事我照樣取你腦袋。滾開~”
南王推開他,徑直朝房里,齊妃昏迷著,身旁的傭人把孩子抱了過來,“王爺?是個小郡主~”
南王接過孩子,用手探了探呼吸,小小的胸脯起伏不定,孩子竟然也沒有哭喊。“傳御醫,告訴他,孩子如果有事,讓他提著腦袋來見我。你們先下去吧。”
南王附身到床邊替她捋了捋頭發,親昵道:“本王不許你們有事!”
這下可把御醫急壞了,“哎呀,這可怎么辦呀?就說不來嗎,南王身邊那么多大夫,你說你向皇上邀哪門子功啊?多年的名聲毀了不說,還得把老命賠上。你說在民間做個江湖郎中比什么不好?”
“哎呀,你就別抱怨了。趕緊想想辦法吧!”
“我能有什么辦法,那女嬰是先天心臟有異常,我又不是華佗在世,就算我是,去那再找個相似的小心臟呢?總不能一個一個挖來看吧。哎呀,我這是做什么孽了?”
另一個御醫突然從頭上蓋了一巴掌,“對呀,咱們可以找他。云子仙人!”
“他?你找他?哎呀,他就是一個跳大神的江湖騙子。你找他這不是等于給咱們催命嗎?你看,要不咱們就逃吧?”
“天下都是他們的,咱們往哪里逃啊。雖說這人只是個巫醫,但是還是精明得很,在大臣家里還是混得很開的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因為我們是一個師傅!”
聽的那個御醫頓時啞口無言,原來他以前也是一個跳大神的,御醫怎么也能買呢?真是要了命了,那就做好死的準備,拼死一搏吧!
為了活命這兩個御醫不分白天黑夜的終于找到了云子仙人。
兩位御醫見到云子仙人后像落水后的螞蟻終于爬上了竹竿,“哎呀,師弟啊,你可得救救我呀?”
雖說是御醫,云子仙人可是不尿他,“哎呀,什么風把您吹來了。我可是請都請不來啊!怎么既然來了,在我這兒小住幾日怎么樣?你看我這也比不上您那高府豪宅,就委屈一下,敘敘舊,呵呵~”
這下御醫慌神了,“師弟啊,我錯了,我以前不該狗眼看人低,你大人有大量,看在同出師門的份上救救我吧?”
“呵呵~我早就聽說了。但是這事可是很難,弄不好,你還得把我拖下水!”
“哎呀,師弟啊,我知道你的能耐一直都比我強,我就是走了狗屎運,以你的本事在宮里當個御醫絕對綽綽有余。你就幫幫我吧,能拖幾天算幾天!”
云子仙人從小就比師哥機靈,師哥混了個御醫自己卻還是個跑江湖的。其實心中早有不不甘。他話鋒一轉,“恩,不過,也不是沒有辦法。”
“哎,你說,你說...”
“把你的府寨讓給我,我還可以考慮~”
御醫心痛歸心痛但是為了保命,“好!我,我我答應。”
“恩,”云子仙人輕笑了兩聲,我的機會終于要來了!
巫醫被請到南王府后被奉為上賓。他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是問小郡主怎么樣了,而是說:“恩,南王府內有邪氣~”他這樣說倒是很符合他的這一行當!
南王一臉不悅,堂堂一帝王之家有邪氣。這不就是說他這個南王氣勢不夠,鎮壓不住嗎?“你要是敢再出狂言,今天就讓你躺著出去。”
兩位御醫被嚇得立馬哆嗦起來。巫醫倒是很冷靜,“南王息怒!小人并非誑語。府內確實妖氣很重!”
下人突然來報,“王爺,小郡主發病了~”
“什么?”
一群人跟著南王往齊妃院內走去。
一進門齊妃便撲到了南王身上,哭訴道:“王爺,快救救咱們的孩子吧,呼吸時有時無的,臣妾的心都跟著停了好幾次。”
巫醫:“娘娘,可否容在下一看?”
南王沒有說話,齊妃只是點了點頭繼續尋求南王的安慰!
巫醫摸了摸小孩的脈向從衣服里掏出一小瓶藥,在鼻子上給小郡主聞了幾聞。小郡主呼吸竟漸漸正常了。兩位御醫上來把脈也說跟正常人一樣。
齊妃喜上眉梢,一把捂住巫醫的手,“哎呀,真是活神仙啊。來人,賞!以后你就留在南王府。”南王沒有發話,南王府內怎么會隨便收留一個江湖巫醫!
“娘娘,小郡主的病是暫時穩住了...”
齊妃的臉立馬又沉了下來,“你說是以后...”說完看向王爺,撲到王爺懷里,“王爺,這可怎么辦?要是孩子有什么事臣妾也不活了,不活了...”
南王,“你,以后就留在這里。照看郡主的事就由你負責!不得有任何閃失!”
鳳逆九天

鳳逆九天

作者:貓小七類型:穿越狀態:連載中

"她自出生,路就與別人不一樣。別人活著,是為了愛。她活著,就是為了要將這一場場的愛,再無情的撕裂成為一場場的恨。一生愛,一世情,...

小說詳情
搜狐彩票双色球推荐号